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高层视野
司改背景下刑事公诉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及对策研讨会 第一单元
时间:2017-05-26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司改背景下刑事公诉面临的 

新问题、新挑战及对策研讨会 

第一单元:司法改革与公诉改革  

  • 时间:2017年5月24日上午    

  • 地点:河北唐山    

  • 研讨主题:司法改革与公诉改革  

  • 主题发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卞建林做主题发言  

    审前程序框架下的警检关系  

    审前程序框架下的警检关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

    审前程序是以审判为中心的程序构建里面的一个重要概念。审前程序不仅是一个时间上的概念,不是简单的审判前简称审前,一审后就叫审判后,它涉及到程序设置和职权配置,涉及到与审判的关系,涉及到以审判为中心的程序构建。 

    首先,审前程序是以审判为中心的程序构建的一个重要概念。先来看侦查,一是侦查权一方面是查明犯罪、惩罚犯罪的必需,另一方面侦查权的行使又会以限制、甚至短期剥夺公民的一种权利为代价,因此必须加强法律规范,不能把它独立于刑事法律之外。二是侦查过程和结果,对诉讼影响巨大。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事后监督存在弊端,无法体现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司法原则,主要原因是:第一,侦查行为先于审查起诉,审查起诉不能主导侦查,处于被动局面。第二,侦查人员行使权力应得到制约,事先把权力关到笼子里面,那才能管住它,否则后果就是会被牵着鼻子走,那么产生的错误也不能纠正。 

    其次,审前程序必须要以控诉职能为主导。主要是从两个视角来看,一个是从职权配置的视角看,检警一体实际上就是检察官处于主导地位、警察处于辅助协作地位。审视诉讼职能关系:第一,侦查是公诉的准备。非经侦查既无从发现犯罪嫌疑人,也无从发现收集证据。第二,公诉引导侦查取证。一个方面有利于破案,把案件办好,另外一方面规范侦查行为。第三,检察监督警察。这是我国司法体制决定的,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侦查阶段要管住侦查权,要规范侦查。

    第二个方面

    审前程序是和以审判为中心密切相关,审前要明确以控诉职能为主导。侦查职能在某种意义上是服务于公诉职能的,但也不是全部,从人权保障和程序意识方面看,要加强对侦查职能的监督、制约。  

    第三个方面

    就是我们当下正在进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审前程序对公诉部门的要求,曹建明检察长多次讲过,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有助于检察机关理解如何以审判为中心。第一,以审判为中心,绝不是以法院为中心;第二,以审判为中心,绝不意味着否定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第三,以审判为中心,绝不是要削弱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 

    第二方面,要以审判为中心构建新型的诉审关系,诉侦关系和诉辩关系。

    第三方面,诉前主导、审前过滤、庭审指控和人权保障。检察机关的特殊地位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里面担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承担的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下正在推进的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对公诉部门要求很高、作用很大,主要我体会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严格把关,提高质量。首先就是要从事实认定、证据审查判断,到适用法律,到定罪量刑,严把质量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退补权限要严格把好关,补充侦查要明确方向、明确重点、提升效率。因证据不足判无罪的理念确实很先进,但是会出现打击不力的后果,所以要严格把关,提高质量,这就是对公诉部门在审前程序的要求。 

    第二个方面就是引导侦查取证,提高质量。要制度性的提前介入到公安机关侦查活动中去。一个是规定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侦查机关勘验现场应当邀请检察机关派员参加。第二个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犯罪嫌疑人,应当要求检察机关派员在场。要本着诉前主导职能的主动性,公诉部门介入侦查、指导侦查取证,有助于提高侦查质量。

    第三个方面就是监督侦查,规范侦查行为,这是由我们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机关的特殊性决定。在体制上,公诉部门应探索如何将公诉监督和侦监监督很好地融为一体,指导侦查取证,提高侦查质量,又监督侦查,规范侦查行为。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苗生明做主题发言 

    改革背景下关于公诉理念的更新与顺势发展  

    当前,公诉工作直接面临的改革背景有两个方面:一是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司法体制改革,放权于检察官的同时强化了司法责任;二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推进庭审实质化,给公诉人带来了现实压力和挑战。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检察工作,检察机关在找准宪法和法律上定位的同时,还要从中央历次全会的相关论断中准确把握检察机关的政治定位,深入贯彻落实高检院提出的“深耕法律监督主责主业”的要求。在改革的背景下,谋求公诉职能的顺势发展: 

    一是树立主线理念,进一步明确公诉在检察职能中的核心定位,以公诉职能为主线,构建检察机关诉讼部门办案组织的新格局。具体而言,在机构或者办案组织的设置上,要以公诉为主线进行布局;在检力资源的配置上要体现出核心职能的基本需求和优先原则;在政策导向和制度设计上要体现以业务为中心的基本要求。要最大限度减少横向部门间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最大限度减少检察官非业务性组织活动,要真正体现综合保障部门的服务和保障功能。 

    二是树立主导理念,进一步明确公诉在审前程序中的新定位。在现有侦捕诉协作机制的基础上,从大控方合力的要求出发,充分发挥公诉在审前程序中的主导作用,推动构建“以证据为核心、以公诉为主导的刑事指控体系”。 

    三是树立合作理念,研究新型诉侦、诉辩关系。理顺检警关系,依法做强大控方,适应庭审实质化的要求。加强配合,力求使制约侦查取证质量的问题在合作的框架与氛围下得以有效解决;落实依法制约关系,依法充分行使不批捕、不起诉权力,发挥好审查过滤和分流功能;回归监督属性,厘清监督权、诉权监督与制约的界限。协调控辩关系,控辩双方应当互相尊重,检察机关一方面要依法保障律师诉权,另一方面在法治框架内加强与律师的沟通合作。在大要案办理、刑事和解认罪协商、庭前会议等方面加强控辩双方的沟通合作。 

    四是强化审判中心意识,研究新型诉审关系,着力加强指控和证明犯罪的能力和水平。庭审实质化、民主化、对抗性加强,定罪标准提高,无罪判决可能增加,所以,在尊重法院判决的同时,发挥公诉在庭审中指控和证明犯罪的主体作用是关键,必须提高出庭支持公诉能力,把加强出庭工作做为公诉工作的龙头来抓。 

    五是强化审查,依法充分行使检察裁量权。充分发挥审查过滤功能,使检察裁量权得到依法充分行使,做到“两严控三放开”,即严控捕后无罪处理、严控法院判决无罪,依法适度放开不批捕、不起诉和撤回起诉,保障办案质量。

    六是强化专业意识,大力推进公诉专业化建设。互联网信息化高科技迅猛发展,政治安全、暴力恐怖、网络安全、金融安全、知识产权等领域的刑事案件逐年增多。专业性强、敏感度高、办案难度大,对检察机关的职能行使提出了专业化的要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选拔和造就一批专业化精英化的检察官的团队,应对现有环境对检察官专业化的需求。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黄生林做主题发言  

    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与公诉工作发展  

    我的理解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有以下几个特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是借鉴外国刑事诉讼理论和实践经验,同时结合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特点和国情所创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项制度;它是我国刑事诉讼制度产生、发展、完善这一过程的高度总结概括和提炼。“推进”一词,本身意味着现在的刑事诉讼制度本就是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只是过去长期以来,由于执行不到位,客观上造成了诉讼过程当中某种意义上以侦查为中心的一种倾向。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没有改变我国刑事诉讼的一些基本的架构和基本的制度。改革不是对现行刑事诉讼基本理论基本架构基本制度的一种重构,更不是一种否定和颠覆。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改革,具有特殊的宣示和宣告意义。它对公诉工作带来的影响有三个方面:一是对公诉人的诉讼理念具有牵引的作用。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和推进庭审实质化这两个导向,可以促进公诉人进一步的强化和固化现代诉讼理念,特别是现代刑事诉讼理念。二是对公诉人出庭的压力和庭审抗辩程度,具有一种对冲的作用。庭审的抗辩主要是建立在以言词证据为定罪定案主体的证据体系,而从近十年来科学技术已经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大监控、大数据、信息化以及生物技术DNA的发展使定案的证据基础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言词证据为体系的指控犯罪的证据基础已经发生了动摇。所以依靠言词证据定案体系下的证人出庭的地位作用和必要性可能会降低。不断完善庭前程序,通过审前过滤,使得庭审的抗辩性、抗辩程度会有所弱化。三是对庭审的压力会起到传导、传递作用。原先集中于公诉人的庭审压力可能会传导到其他方面。比如可能会在庭审当中传导到鉴定人员、侦查人员的身上。庭审将不断由过去以事实之辩向法律之辩、程序之辩乃至是证据之辩转变。

    个人认为,在推动公诉工作发展方面的对应措施,一要强化固化现代诉讼理念,要以现代诉讼理念引领公诉工作,特别是怎么贯彻证据裁判原则,怎么在庭审实质化的过程当中进一步强化现代证据理念、诉讼理念,让现代诉讼理念真正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二要完善审前程序;三要构建以客观性证据为核心的指控犯罪体系;四要不断推进智慧公诉建设。 

     

    ▲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肖振猛做主题发言

    刑事司法改革背景下刑事公诉职权运行机制之改造  

    在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公诉制度改革中,落实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实现“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是这次刑事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反思传统的公诉职权运行机制,寻找与司法改革需要不相适应之处,对之进行必要改造已成为当前形势发展之需要。我谈一下公诉职能机制改造五个方面的建议: 

    一是建议赋予公诉部门检察官和侦监部门检察官共同介入侦查之职权。在提前介入侦查活动中,侦监和公诉部门各明确一名以上检察官,分别负责引导取证和监督取证工作——公诉检察官围绕“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为目标,侧重控诉引导;侦监部门检察官围绕“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为目标,侧重纠正违法和错误侦查或公诉活动。 

    二是建议赋予公诉检察官与侦监部门检察官同步办理审查逮捕案件之职权。公诉检察官同步办理审查逮捕案件,提出逮捕或者不逮捕的建议,侦监部门检察官进行审查,根据检察长授权作出决定。明确把向检察长建议纠正公诉检察官的违法和错误行为作为侦监检察官的职权。赋予公诉部门检察官对是否继续羁押的建议职权。

    三是建议赋予一审公诉人继续出席二审、再审法庭之职权。由提起公诉的一审检察机关公诉人继续出席二(再)审法庭充当公诉人,发表原控诉意见,与被告人、辩护人进行质证、辩论,以便二审法庭查明案件事实,促进二审法庭当庭认证、判决。二审开庭可效法我国民事行政审判监督开庭模式,一审法院对应的公诉部门检察官、二审法院对应的公诉部门检察官(检察员)可以同时出庭,一审公诉人持续控诉职责、二审检察员履行审判监督职责,在二审法庭上,形成控、辩、督、审“立体等腰三角模式”。

    四是建议赋予侦监检察官推动诉讼前行追诉犯罪时可出庭公诉指控犯罪之特别职权。在“谁办案谁决定,谁决定谁负责”的逻辑起点上,建立“谁决定谁出庭”的司法办案机制。公诉检察官认为已逮捕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拟作存疑不起诉时,原作出逮捕建议的侦监检察官认为应当提起公诉的,报请检察长决定,可由认为应当提起公诉的检察官出庭公诉。侦监检察官、公诉检察官都建议不应当予以逮捕,检察长或者检委会决定逮捕的,可由检察长或者赞成构成犯罪的检察官出庭充当公诉人。同理,在请示案件中,上级检察院决定逮捕或者起诉,可由上级检察院派员下沉办案出庭。

    五是建议赋予公诉检察官司法裁量不起诉建议的大胆积极之职权。树立“正确批捕是成绩,但正确不批捕才是主要成绩”的侦监业绩观和“裁量相对不起诉是成绩,但正确相对不起诉实现刑事和解才是主要成绩”的公诉业绩观。建立相对不起诉体系,使微罪不起诉、刑事和解不起诉、附条件不起诉构成相对不起诉体系,扩大微罪不起诉适用范围。加大刑事和解裁量不起诉的适用力度,简化刑事和解、检调对接案件办理程序,注重工作实效。加大量刑建议工作力度,建立可数据化的量刑建议评估系统,确保量刑建议精准度,避免同案不同判情况。

    自由发言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厅厅长鲜铁可发言  

    司法改革对公诉工作两个方面的影响:

    一是以审判为中心司法制度改革是跟原来传统的以侦查为中心相对应,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提高证据标准。那些典型的冤错案件中都存在着以侦查为中心的影子,包括“两张”案、聂树斌案。曹建明检察长说:“这些冤错案件不是在检察机关发生,就是在检察机关发展。”所以现在以审判为中心,进一步提高了公诉工作的重要性。  

    二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公诉工作影响也非常明显。认罪就是认同我们公诉部门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认罚就是接受我们公诉部门提出的量刑建议;从宽就是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可以从宽的就从宽了,比如不起诉等,不能从宽的,可以在审判阶段建议从宽处理。  

    专家点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卫东点评 

    今天上午,围绕“司法改革与公诉改革”主题单元,四位主题发言人旗帜鲜明的提出了自己富有创新的观点,改革的设想都非常具有启发意义,也对下一步我们的司法实践、公诉工作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探讨如何把检察机关在整个侦查和起诉过程中的主导地位构建起来,能够对侦查发挥指导制约作用,应当成为我们推动公诉工作下一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当下的检察机关实际上有两条非常重要的线,这是我们检察机关立身之本。一条线就是法律监督,这是宪法对检察机关的定位,只要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地位不变,检察机关在整个国家权力架构中的定位就不会动摇。第一,我们要思考如何拓展法律监督的范围。我们应当在传统的立案监督、侦查监督、审判监督、刑罚执行监督的基础上,进一步向行政机关的执法活动监督、民生公益方面的监督去拓展,使监督的范围、监督的影响不断地扩大。第二,我们要研究监督的效率。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要通过法律的程序来进行监督,要建立一套程序,特别是被监督的单位要对监督的检察建议、纠正违法通知通过相应法定程序予以回应。如果对人民检察院正确的法律建议不予理睬,事后经过实践证明这条建议是正确的,要规定追究被监督单位相关领导人和责任人的责任。这样的话我们的监督就会有刚性。

    检察机关的另一个立身之本就是公诉。公诉是检察院起家的本领,更是检察院的看家本领,是人们评价检察工作的一个主要的窗口。我们今天来研讨公诉工作,我觉得非常的重要,但是改革措施的提出要经过认真的论证,一定要符合公诉工作的规律,符合公诉工作的实践。 

    那么接下来我谈一下关于未来改革公诉改革的几点意见: 

    第一,要建立一支稳定的、受过良好训练的公诉人专业化队伍,这是我们公诉改革的一个首要的问题。各级人民检察院要建立一支敢打硬仗、能打硬仗、能打胜仗的公诉人队伍,要保持公诉队伍的稳定性。要注重研究公诉规律,积累丰富的工作经验。还要注意从刑事辩护律师中吸收优秀的律师充实到公诉队伍中,要提高公诉人的地位。
    第二,要改革当前的卷宗移送方式。卷宗移送的方式对公诉工作、辩护工作、法院的审判工作影响极大。全卷移送带来的一个弊端,就是公诉始终处于被动,始终在明面。所以下一步在法庭上真正对抗,就要搞证据开示,不要搞卷宗移送。卷宗移送带来的另外一个弊端就是造成法官的审前预断,庭审容易变成走过场。改革卷宗移送,对检察机关有利,对于保障辩护人的权利、法院的公正裁判意义非常重大,要力推证据开示制度。

    第三要探索建立诉因制度。简单来说诉因就是起诉的原因。犯罪构成要件,是确定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因此,检察机关把指控的事实整理为符合某一个犯罪构成要件的事实,符合这一特定的构成要件的事实就是诉因。这个诉因对于检察机关而言,使起诉建立在特定的、符合法定构成要件的案件事实基础上。对于辩护人而言,使辩护有了具体的针对性,同时也制约了人民法院的审理,人民法院只能根据诉因来进行审判。

    第四要扩大检察机关起诉的裁量权。我们国家对于起诉法定主义有规定,对于起诉裁量也有规定,其实这个裁量还体现在对量刑建议的选择上,我们不要简单机械地在认罪认罚中简单照搬法律的规定。认罪认罚的重点在从宽,一定要探讨从宽,一定要给被告人足够的从宽。认罪认罚的案件必须到法院这个环节进行司法审查。

    我们当前的改革不单是公诉制度改革。目前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重视制度规范层面的改革,忽视技术层面的改革。诉讼是一个活动的过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把这样的一种过程往前推进,这里面就有一个方式方法和技术策略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公诉工作任重而道远。

     万博manbetx官方网站
    ·滦州市委书记戚永和充分肯定检察机关...
    ·【年度大奖】唐山检察,全国20强!
    ·【聚焦】赵智慧检察长一行到丰润区院...
    ·万博manbetx官网召开机关党委(扩大...
    ·李学军副检察长在迁安走访人大代表、...
    ·唐山检察机关依法对王贵林涉嫌受贿案...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
    唐山检察官方微博

    万博manbetx官网 主办

    京ICP备10217144-1号